新闻网讯(记者 李旭玫)“胡教授您好,请问您对于我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有何建议?”

  “请问您是如何带领科研团队高效率运作取得如此成就的?您的团队通过什么举措吸引全世界的优秀人才?”

  “作为一位临床医生,我想请问哈佛大学的评价体系是如何评价医生的科研工作和临床工作的?”

  3月22日,在我校教育思想大讨论第二场报告会现场互动环节,师生踊跃举手,将一连串问题抛向了主讲人——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千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我校校友胡丙长教授。

  胡丙长在糖尿病和冠心病的病因与预防领域取得了世界公认的成就,他的论文被引用13万多次,在2016年世界高引科学家H指数排名榜上列21位。报告会上,胡丙长结合自己在哈佛大学20余年的工作体会,与师生分享了“以哈佛大学为例看世界一流大学和医科的发展思路”。报告信息量大,观点鲜明,给在场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胡丙长对哈佛大学和医学院的历史、现状,以及医学院与14个附属医院和附属科研机构的关系进行了介绍,并为大家解读哈佛大学的校训。他说:“哈佛大学校徽上的‘Veritas’字样,是拉丁文‘真理’的意思,所有学院的徽章上都有这个单词。哈佛大学的校训就是寻找真理,这也是做学问的最终目的。”

  “哈佛大学教学自由度很高,重在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胡丙长系统分析了哈佛大学的本科生、研究生教学情况和博士后的培养计划。哈佛大学教学模式的特点,表现在采用独特的教学方法、完善的助教制度、严格的竞争淘汰机制和灵活的合作导师制。他重点介绍了医学院全新开设的通径课程,主要针对每个学生定做职业发展通径,按照学生的兴趣定制课程。

  在科研工作方面,胡丙长强调了科研管理的重要性。他认为,一所大学的科研水平不仅与研究人员的科研和创新能力有关系,还和科研管理的水平密切相关。“哈佛医学院、牙医学院和公共卫生学院科研管理委员会为科研人员提供全方位支持。”胡丙长介绍说。

  关于“哈佛催化剂”(Harvard  Catalyst)的作用,胡丙长认为“它把哈佛医学院及医院联系在一起,通过整合资源,建立‘核心实验室’,做各种跨学科跨机构的医学研究。”最后,胡丙长对目前的科学前沿问题“精准医学”进行了解析,并对华中大及同济医学院的发展提出建议。

  在现场互动环节,面对师生提出的问题,胡丙长给出了精彩回答,“我认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要格外关注学校今后5至10年的发展,要认清现状,但不能维持现状;要加强人才引进,为人才扎根提供土壤;要注意梯队建设,抓好研究生和博士后培养工作;要积极促进跨学院和跨学科的合作”“做好团队建设,经费是必须的;要加强团队的包容性和创新性,提高团队效率;作为领导者,要考虑团队中每个人的发展,不仅让他做事,也要帮助他取得成功”……

  报告会由校党委书记路钢主持。

  校领导;校长助理;院士、“千人计划”入选者、“长江学者”、“杰青”、“973”首席科学家、“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青年拔尖人才”、国家级教学名师;相关学科带头人;各二级单位党政主要负责人,各院系分管学科建设负责人,机关部处副处以上干部;同济医学院及附属协和医院、附属同济医院、附属梨园医院副处以上干部及各科室主任;学生代表共300余人聆听了报告。

 

听后感

  “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生命学院罗亮教授:世界一流学科的发展,离不开多学科的交叉与合作,如哈佛临床转化科学中心即充分运用开放和分布式创新原理,鼓励开展跨越诸多不同部门的工作,让在实验室里创生的治疗方法更快来到患者身边。我校也设立了创新交叉重点团队项目,鼓励校内外、院系间跨学科的交叉融合,为青年教师开展合作创新研究,并培养其承担国家重大重点科技项目的能力提供了新机遇。我真切感受到我校与哈佛大学这样的世界顶尖学府正在逐步接轨,并正踏实地向着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迈进。

  公卫学院副院长刘烈刚:视野和思路决定了一所学校发展的高度。哈佛大学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与其宽广的办学视野、独特的发展思路密不可分。其次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是育人关键。哈佛大学有独特的育人理念和模式。它通过独特的教学方法、完善的助教制度、严格的竞争淘汰机制和灵活的导师制度来确保人才培养质量;用全新的通径课程,为每个学生定做职业发展通径,强化他们的主动性学习和动态思考。近几年,我校强调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实质上也是鼓励激发学生的自主性和能动性,培养他们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协和医院核医学科兰晓莉教授:哈佛医学院之所以能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医学院,是因为其超强的科研实力,很多知名医生就是医学科学家。当医生可能并不难,但只有成为医学科学家,真正将科研与临床结合起来,探索复杂未知的人体世界,探索疾病发病机制与临床表现,选择正确有效的治疗,才能为患者解除病痛,达到“精准医疗”。作为一名中青年医师,在努力提高医疗技能的同时,我还要加强科研、探索未知、追求医学真理,努力为“精准医疗”“精准健康”作贡献。

  同济医院口腔科主任马净植教授:目前科研教授评价体系应该说是公正,客观,首先其涵盖面极广,无论是临床研究者,转化医学工作者,科研管理者,科研评估专家,临床专科权威等等,都能找到相应的评价方法。同时该方案鼓励研究人以多种身份,积极进行国内和国际交流与合作,这对研究者权威性的推广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当然还有一些亟待解决问题,如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的分类太过笼统抽象;对转化研究的重视不足,尤其是首次成功转化的研究,应该和首创研究居于同样重要的地位;重点研究的定位不明,应该只有对卫生决策或医疗未来具有重大影响意义的才能称为重点研究等。

  学科办主任赵仲宇:哈佛大学倡导追求真理的办学理念,在人才培养方面既注重学术提升又注重正确价值观导向、良好人格养成,在科学研究中注重大平台建设并鼓励交叉与协同创新,在学校管理服务方面高效且周到的相关案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目前,我校正在研究统筹推进“双一流”建设的方案。学科办将进一步深入学习研究世界一流大学、特别是一流学科建设与发展的基本规律,对标国际一流,深入分析我校学科优势特色与发展潜力,为学校进一步凝练学科方向、调整学科布局、优化学科结构,筑牢创建一批世界一流学科的基础,构建与世界一流大学相适应的学科体系提供更好的服务。同时,我们还要紧紧围绕学校顶层设计,系统谋划、科学制订一流学科建设方案,着力构建支持一流学科发展新机制,努力服务和推动学科发展。

  研究生院管理处副处长罗敏:古老而常青的哈佛大学既保持着5%的录取率,也在网络公开课上独领风骚;既在本研博后教学方面持续改革,也发展Harvard Catalyst Profiles这样的新型科研孵化社交体系。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期待网络信息技术、大数据成为我校“精准教育”的入口,成为合理决策的依据,成为提高师生满意度的有效方式,也成为以“年轻”著称的华中大继续保持年轻锐气的契机。

  公卫学院2011级本科生王翰音:历经岁月洗礼,哈佛人依旧秉承着对“真理”的谦恭。讲台上的这位杰出的学者并未因年轻有为而受荣誉之束缚,相反,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追求真理的路上我们都应做真理虔诚的信徒。作为一名导师,胡教授也讲到教育要与教学并重。大学对学生来说不应该仅局限于学术造诣的提高,更多的则应该是人生信条的形成。身为华中大学子,我们享受优渥教学资源的同时,也应珍惜身边的每一位人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