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工业大学“双一流”建设的冲锋号已经吹响,在这一建设征程中,全体西工大人齐心合力,共谋发展。对于学校的“双一流”建设,学校的几位院士一直都保持着热切的关注,为学校发展献计献策。

      ——马远良院士谈“双一流”建设:提升认识,更新观念,提高学术影响力。在全国来讲,西北工业大学应该是几十年来,为国民经济服务、培养人才方面,还是可以数出来很多成就的。但是就更高的要求来讲,在提高学术影响力方面,校长所说的知识创新方面,确实显得有所不足。不是没有,是还不够多。这个事情关键是要从认识上做调整,要把更多精力用来思考这个问题。

      西工大人向来做事情是什么样呢?有了一个先进、创新的概念,然后就专注发展相关的创新理论,然后思考在国防建设或者在国家经济建设,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能否进入工程应用,再解决相关的高新技术问题,最后做出来装备,以至于发挥比较大的作用。这样做下来没错,问题是,像一个新的创造性系统,对国家有用的工程系统,这个链条很长。我们有些工作团队是其中一种模式,但是我觉得还要发展多种多样的模式。有些团队可以不这样做,比如说倾注基础研究,或者应用基础研究,或者在若干年里倾注在某些方面的某一项高新技术上,而不必都是从头到尾这么做。这么做往往时间也比较长。技术发展链条总体是很长,基础性的突破有个特点,往往是带动面很宽。自我评估,我们西工大确实在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层面,下的力量还是不太够,但是这一点我觉得没有什么太难的,不是不难,但也不是说难到做不了。

      所以我主张在思维上调整一下,为了要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在学术影响力上有比较大的提升,我们现在有条件做得更好,因为正如汪校长说的“形势非常紧迫”,要把压力变动力,我们把这个事情抓得更紧一点。

      除了已经从事基础研究的同志有更多更好的产出以外,主要精力在工程技术研究方面的老师,只要适当做一些调整,同样可以在应用基础或者某些基础问题上,做的很深,为学校影响力的提升做出一份贡献。我觉得这是可能的,不要小看这一点。

      ——傅恒志院士谈“双一流”建设:不停步的奋进,实干,出奇制胜。这些年来西工大确实在发展,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在发展。但是和国内一些最好的大学比起来,我们不光有一些差距,发展速度也赶不上。如果不重视,差距就会越来越大。咱们的中华民族有过最危险的时候,此时我们的西北工业大学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警醒全校师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那么怎么办呢?建设上,要跟得上形势,能够建成世界一流的大学,和世界一流的学科。对此,每个人必须有责任意识。

      之所以会出现这个局面,就是因为我们的精神状态不佳,没有谁有这样的危机意识,所以不觉得自己身上担着多大的担子。这个认识对发展来讲是个最大的危害,所以,不仅仅是学校领导的思想观念跟得上“双一流”形势,全校的人都得跟上。大家都能够动起来,把这个真正作为西工大的整个思想观念,将“双一流”意识扎上根。我记得最困难的时期,那的确是经费非常困难的时候,我们提了个口号叫:“在紧日子中奋进,过紧日子了在困难中发展”。现在我们必须要有这样奋进的意识。

      还有一点我觉得讲得非常好:实干精神。在咱们西工大的“三实”校风中,最核心的都是围绕实干、实实在在的东西。第三是我们必须要出奇制胜,有重点有特色,用重点、特色引领全校,这样才能够发展得更快更好。

      ——周尧和院士谈“双一流”建设:不待扬鞭自奋蹄。现在的关键是整个西工大教工都应该着急起来。我觉得学校现在需要一种精神,“不待扬鞭自奋蹄”,就是不需要别人督促,自己往前跑。我那个时候,不管是教学也好,科研也好,都对自己有个要求,做到尽善尽美。投机取巧是不行的,要花工功夫。办专业也是,因为刚从前苏联回来,国内情况不了解,一点一点地发展,哪怕最初这个专业根本不起眼。但是只要你下决心,那你就要千方百计去琢磨、去钻研,怎么才能一步步往前发展,怎么才能赶上别人,怎么才能超越别人。如果没有这种想法的话,光是按部就班,那样确实是像陈书记说的,“慢则衰”。

      我觉得年轻人缺少这股劲。不能光想将来做点什么事,提副教授、提教授什么的,不能眼光太短浅了;还要有牺牲精神。如果是学科的领导人,要带这个团队往前发展,就要更加倍地工作,需要牺牲个人的时间,特别是要牺牲个人的一些健康。有些人做不到了。要想发展好学科的话,可能虽然有些累,但是有些事情该做的还要做。如果不能牺牲个人利益,甚至不能牺牲个人健康的话,你也不行。学科带头人要有这方面的思想考虑。